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活下来,就是成功。

文丨华商韬略 刘柏铖

2006年,任正非在内蒙看了一次歌舞表演。

过去的几年里,他经常半夜吓醒,华为每个月都要发几亿的薪水,万一有一天发不出来怎么办?

同行在抢食市场,对危机的担忧,把任正非压到抑郁。直到他在内蒙,看见唱歌跳舞的蒙古族姑娘。那天他流了很多泪,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她们那么贫困,却那么热爱生活,为什么我还活不下去?”

后来他常常告诉别人,华为的成功没有战略,就是想要活下去。活着,就是成功。

【现金流就是棉袄!】

8月22日,华为在内部论坛发布了一篇文章:《整个公司的经营方针要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

文章很长,但最醒目的一条是:未来三年,活下来是华为最主要的纲领,要把寒气传递给每个人。

任正非的话,敲痛了每一个人:如果华为这样的企业都只求活着,我们应该怎么办?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近几年的华为确实活得有点艰难。

今年3月28日,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直言:2021年是华为“承重”第3年。

根据华为公布的数据显示,华为营收已经连续两年下降。2021年全年营收为6368亿元人民币,比2020年下降28.6%,相当于2017年的水平。2022年上半年营收3016亿元人民币,同比2021年下降5.9%,净利润率由9.8%下滑到5.0%。

在三大核心业务上,华为2021年的企业业务营收1024亿元,同比增长2.1%;运营商业务营收2815亿元,同比下降了7%;真正让华为营收剧降的是包含手机、电脑等在内的终端业务,它的营收2434亿元,几近腰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自从遭遇制裁后,华为终端业务的营收就一直下滑,手机业务的下滑最明显。

根据Omdia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华为手机出货量为1200万部,在全球市场占有率为3%,市场排名已跌出前五。而在未被制裁前,华为手机全球出货量一度登顶第一。

但与剧降的营收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华为的研发支出不降反增。2021年,它的研发投入达1427亿元,再次创造新高,位列全球研发十强榜第二名,仅次于谷歌。

营收降低,研发支出反而增加,华为的财务压力显而易见。这也是任正非特别强调现金流的原因。

为了主动应对压力,从2020年起,华为就开始了瘦身。

2020年11月17日,华为正式宣布出售荣耀,在深圳国资委与30多家渠道商合作伙伴的帮助下,荣耀在次年1月1日完全独立,并正顺畅运转。

通过这场忍痛割爱的交易,华为一方面帮助荣耀摆脱了被制裁的影响,得以涅槃重生;另一方面华为一次性收到100亿元人民币的定金,而这100亿元,还仅仅是个开始。

根据华为2021年的年报显示,除荣耀外,超聚变数字技术有限公司也被华为出售,最终共获得574亿元的营收。

这不是华为历史上的第一个冬天,也不是华为历史上第一次瘦身。

2002年,任正非就曾在《华为的棉袄就是现金流》中提到:我们现在账上还有几十亿现金存着,人家给我们送来的棉袄,够我们穿两年。

【华为的寒冬岁月】

任正非提到的棉袄,来自一桩“瘦身”交易。

2001年5月,华为以7.5亿美元,将承载通信电源业务的安圣电气卖给了美国艾默生,成为当时国内最大的一笔交易。

这个帮助华为渡过难关的重要举措,在当时的人们看来,几乎无法理解。

1999年底,华为赢得了3亿多元的GSM合同,在移动通信领域一战成名。2000年,华为年销售额达220亿元,净利润29亿元,成为全国电子产业的新晋龙头。

就在华为员工沉浸于胜利与喜悦中时,任正非发表了《华为的冬天》,他在其中直言: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只有危机感!

这个发言,被当时的人们解读为一种过度谦虚。然而后面发生的事实,很快就证明了任正非的焦虑并非毫无根据。

2001年,被誉为“任正非接班人”的李一男创立港湾网络,在拿到美国华平、淡马锡等机构近亿美元的风投后,开始要和老东家同场竞技。

由于李一男对华为的产品和优劣势十分清楚,港湾网络在市场上迅速攻城略地,屡屡夺标,销售额很快破亿。

随后,李一男还利用高薪、期权各种诱惑,挖走华为上百号核心研发人员。

随着2002年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华为业务本就遭受影响,再加上李一男的“带头”效应,那段时间,很多曾经的华为员工喊着“资本早期是肮脏的”的口号,逃离华为创业,再运用华为的技术、华为的运作方式,来蚕食华为的市场。

2002年,华为历史上出现了第一次负增长。这正是任正非常常吓醒的那段岁月。

苦难接踵而至,2002年12月,通讯巨头思科提出华为侵犯了其产品知识产权,要求华为承认侵权、赔偿,并停止销售产品。

随之而来的是美国媒体舆论的打压,“侵权几乎是中国企业的标配”,美国业内一致认为华为偷了思科的技术。甚至在国内,不少知名媒体也都倾向相信了思科的论调。

2003年,众多欧美市场客户都暂停了与华为的合作,再加上李一男的蚕食,华为被推到了危机边缘。

正是出售安圣电气这个让人无法理解的操作,让华为有了足够的现金流,从而在互联网泡沫和危机中熬了下来。在《华为的棉袄就是现金流》中,任正非对这笔7.5亿美元的现金流大为称赞。

2003年10月,思科对华为的指控终得“平反”,思科与华为达成和解。2006年,李一男重新回到华为担任副总裁。

曾经有评论称任正非是极具性格冲突的人,“顺风顺水时充满危机意识,身陷绝境之后,又表现出无可救药的乐观。”

这让任正非显得很不同,甚至可以说跟大多数中国企业家的模式都是反着的。大多数人低谷时垂头丧气,但他却越是低谷越是斗志昂扬;大多数人高峰时斗志昂扬,甚至耀武扬威,但他高峰时却总如履薄冰,寒气传递。

上世纪九十年代,华为曾因一次豪赌,付出惨重代价。以至于朱镕基总理托人带话给任正非:“在技术上要创新,在经营上要稳健”。

至此之后,华为再也没有冒过类似的风险,忧患意识也深入任正非与华为骨髓。

【活下来就是成功】

2004年的华为,已经成功清理了内忧外患。然而当年第三季度,任正非却又一次表示,“华为要注意冬天”。

这一次,没有人再认为,华为是在“过度谦虚”。

由于过去几年行业价格战的影响,信息产业已经转变成低毛利率、规模化的传统产业。

两年后,华为再次主动聚焦瘦身,将华三H3C公司2%的股份转让给3Com公司。2007年3月,华为又将其所持有的华三49%的股权也卖给了3Com公司,转让价为8.82亿美元(约55亿元人民币)。

这一次资产出售,再次让人难以理解,毕竟在2007年,华为已经以125.6亿美元的实际销售额,成功跻身全球电信设备商前五。

现实再次证明了任正非的正确。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到来。年底,任正非第三次提及“冬天”,并提醒员工“经济形势可能出现下滑,希望高级干部要有充分心理准备。也许2009年、2010年还会更加困难”。

不过,因为华为的主动瘦身与经营调整,即便在全球经济疲软的环境下,华为仍在全球市场上实现了稳健增长。

2008年,华为全年的合同销售额达到233亿美元,较之2007年同期增长了46%,其中来自海外市场的贡献占到75%。

任正非第四次提及“寒冬”,已经是2016年了。那一次,在回顾了过去几年的成绩后,任正非话锋一转,直指华为面临的危机,并强调“金融危机可能即将到来,一定要降低超长期库存和超长期欠款。”

一句话,还是加大对现金流的重视程度。

此时的华为,其实正处于高速成长的时候。2016年上半年度经营业绩显示:1到6月实现销售收入245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营业利润率12%。

这一次,不但没有人再提“过度的谦虚”,反而有很多媒体提出“更深层次的警示和感悟”。

那一年,也是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年。当任正非提出“寒冬”前夕,美国开始高呼“制造业回归”、“贸易保护”等口号。

后面的事情,所有人都很清楚。

2018年,孟晚舟被加拿大扣押。2019年,华为被美国以各种理由列入出口管制名单。2020年,华为被禁止使用美国的芯片设计软件,禁止台积电等芯片加工企业为华为生产芯片。

任正非开始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我现在想的,不是企业如何去实现利润最大化的事,而是考虑企业怎么活下去,如何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的问题。”

在经历数次寒冬后,华为始终在顽强地活着,并且越活越强大。

根据Dell'Oro集团的数据,按销售额计算,华为2021年占全球通信设备市场28.7%的份额,同比增长7%,位居第一,比第二名的爱立信高出近一倍。

在核心竞争力上,华为于今年5月公开了芯片堆叠封装技术的相关专利,华为已经在逐步突破美国的围堵。

在华为成立的35年间,寒冬被反复提了几次,危机也始终在变。但在华为,却有三样一直不变的东西:

一是任正非的忧患意识,二是对现金流生命线的重视,三是活下去,活得更好的信念。

踩着悲观主义的地,去捅乐观主义的天。先活下来,再去成功。这就是华为身披寒气,穿越每个冬天的秘密。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