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 董鑫 余晖

靴子落地!

8月26日下午15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第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山西省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李佳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这是官方首次公布李佳被查的消息。

山西省政协原主席李佳受到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山西省政协原主席李佳受到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8月初已被免职

公开简历显示,李佳出生于1961年1月,辽宁大连人,是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佳 资料图

1983年8月参加工作后,李佳在辽宁和内蒙古工作。

在辽宁省任职期间,李佳担任过辽宁省科学技术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沈阳市委常委、副市长,辽宁省副省长。2008年12月,他跨省履职,先后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务,2018年3月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党组书记、主席。

2019年1月,李佳调任山西,担任山西省政协主席。

2022年8月2日,山西省政协十二届二十四次常委会议在太原举行,会议依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及有关规定,通过了关于免去李佳同志政协第十二届山西省委员会主席职务的决定。

8月24日,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追认关于撤销李佳同志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资格的决定。

“违反组织纪律行为发生在十八大前”

在李佳的通报中,有几个细节值得关注。

通报中提到,经查,李佳同志党性原则缺失,组织观念淡薄,纪律意识不强,在党内选举中搞变相拉票等非组织活动,违规打探党风廉政意见情况,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私营企业主所送贵重礼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佳 资料图

几个细节值得关注。

其一,李佳被指“在党内选举中搞变相拉票等非组织活动”。在李佳之前,有不少“老虎”被指搞“拉票活动”。

比如,2018年8月投案自首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铁,被指“在省委换届前搞拉票活动”。最终王铁被开除党籍、政务撤职,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在辽宁贿选案中,有不少“老虎”也存在“拉票”行为。 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玉焯也被指“搞拉票贿选,授意他人做工作拉票”;辽宁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苏宏章被指“在民主推荐、选举中搞拉票贿选等非组织活动”等。

《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明确规定,“党的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妨碍选举人依照规定自主行使选举权,坚决反对和防止侵犯党员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现象,坚决防止和查处拉票贿选等行为”,“坚决禁止跑官要官、买官卖官、拉票贿选等行为”。

十八大以来,已严肃查处了湖南衡阳破坏选举案、四川南充拉票贿选案、辽宁拉票贿选案等破坏党内选举制度和人大选举制度的重大案件。

第二,通报中提到,他“违规打探党风廉政意见情况”,这一说法,在省部级官员的通报中,也不太常见。

第三,李佳“违反组织纪律行为发生在党的十八大前”,他最终被“从轻处理”。

通报提到,李佳同志严重违反党的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和工作纪律,并构成职务违法,应予严肃处理。

鉴于李佳同志违反组织纪律行为发生在党的十八大前,且其能够配合组织工作,如实说明本人违纪违法问题,主动上交违纪违法所得,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

通报中提到相关行为“发生在十八大前”的,非常罕见。

多说几句。

十八大之前,李佳曾先后在辽宁省、内蒙古工作,他是在2019年1月成为山西省政协党组书记、主席的。

未被移送司法

根据通报,李佳被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未被移送司法。

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决定给予李佳同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由国家监委给予其政务撤职处分,降为副省部级;按规定调整其享受的待遇;终止其党的十九大代表资格;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佳 资料图

值得一提的是,在李佳之前,也有一名省部级官员被政务撤职,即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李泽峰。

今年5月30日,李泽峰被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降为二级巡视员。

通报中提到,李泽峰同志理想信念动摇,纪法意识淡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金;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长期违规借用他人大额钱款并通过民间借贷、投资入股等方式获取收益。

资料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 新华社 人民网等

延伸阅读

63岁部长任上突然落马 通报中两个罕见字眼信息量大

执掌工信部刚刚两年的肖亚庆在任上落马。

7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同志涉嫌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63岁的肖亚庆也成为国家部委中今年首个落马的部长。他曾任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国务院副秘书长、国资委主任、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2020年7月底任工信部党组书记、8月任部长。

官方通报仍称同志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在他被查的简短通报中,仍然称其为肖亚庆同志。此外,他“涉嫌违纪违法”,而非“严重违纪违法”。

如此通报措辞,之前也有过先例。2019年5月,官方通报,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同年10月,刘士余被给予留党察看二年处分,由国家监委给予其政务撤职处分,降为一级调研员,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

那么有关肖亚庆的通报措辞意味着什么?反腐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彭新林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一般在审查调查期间,对被调查人都会称同志。

他认为,通报称“同志”“违纪违法”,表明肖亚庆的问题在处理上应该不会按照第四种形态进行处理,可能会按照第三种形态处理。

《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第七条显示,党内监督必须把纪律挺在前面,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经常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约谈函询,让“红红脸、出出汗”成为常态;党纪轻处分、组织调整成为违纪处理的大多数;党纪重处分、重大职务调整的成为少数;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成为极少数。

按此条例,彭新林所说的第三种形态,指的是“党纪重处分、重大职务调整的成为少数”。第四种形态,则指的是“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成为极少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新华社

未入选二十大代表名单

7月28日,新华社发布消息,7月19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和国家机关代表会议选举产生出席党的二十大代表293名。在媒体公布的二十大代表名单中,未见肖亚庆的名字。他曾是中共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代表。

另外,作为工信部部长,肖亚庆近日缺席了多场重要活动。

他最近在工信部官网“露面”是月初。7月6日,第八届金砖国家通信部长会议以视频方式举行,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主持会议。

工信部官网7月7日发布消息,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为部机关党员干部讲授专题党课。他在讲课时提到,工业和信息化系统党员干部,要不折不扣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扛起发展制造业的历史责任,并要求部系统党员干部筑牢拒腐防变防线。

更早前6月30日,全国工业和信息化系统人才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在京召开。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出席会议并讲话。

资料显示,肖亚庆,1959年9月生,河北新乐人,工学博士学位,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第十九届中央委员,早年在中南矿冶学院学习,毕业后到东北轻合金加工厂工作,从工程师起步走到省部级高位。

他早年工作经历主要集中在国企,曾任东北轻合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西南铝加工厂厂长,西南铝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等职。2009年2月出任国务院副秘书长。七年后,2016年1月肖亚庆转任国务院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2019年5月任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党组书记,一年两个月后,2020年7月底他被调往工信部任职,至如今落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肖亚庆/资料图

“我觉得小事积累起来就是大事”

肖亚庆的仕途中,几个节点值得关注。2004年执掌中铝总部后,他主导了一系列中铝并购,任内中铝于2008年进入世界500强。

一位曾在中铝总部供职的人士曾对媒体表示,肖亚庆“注重细节、情商很高、谨慎低调”。肖在会见客人时,经常对会议室灯光、空调甚至是打什么领带这样的细节都会想到并过问。

对此,肖亚庆自己也不讳言,曾说,“我觉得小事积累起来就是大事,出的问题全是细节,这些例子太多了,现在说细节决定成败,眼前的事都管不好,这么大公司能管好吗?”

2016年肖亚庆履新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从曾经的国企经营者变成了国资监管者。这期间,他力推多项改革举措,包括主导多起央企重组及去产能攻坚战。

不过,有关国资领域腐败问题也引发关注。2021年5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国资除蠹》介绍,近年来有11个省级国资委主任被查落马。文中提到,一些国资监管者却将其职权当成疯狂敛财的“资本”,由国有资产“守门员”堕落为国资蛀虫。

2019年5月,肖亚庆任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党组书记。总局的职责是负责市场综合监督管理,规范和维护市场秩序。此外还负责组织查处重大违法案件,负责反垄断统一执法等。

2020年5月,中央第二巡视组巡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工作动员会召开。肖亚庆当时说,要全力配合中央巡视组完成好巡视这一重大政治任务,不折不扣执行中央巡视有关规定和工作纪律,自觉接受政治监督,实事求是汇报工作,全面客观反映情况。

在巡视组进驻两个月后,2020年7月底,肖亚庆调任工信部。同年8月,中央第二巡视组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反馈巡视情况。巡视组反馈说,全面从严治党责任压力传导不够到位,下属单位和协会学会管理不够规范,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仍然存在;中央巡视、审计发现问题整改推进不够有力。

同时,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中央组织部等有关方面处理。